首页 > 他山之石

和谐社会建设与文艺批判精神

时间:2010-07-16 18:47:28  作者: admin  点击率:

钱念孙                                                   来源:安徽文联网

  毫无疑义,“和谐社会”并不是一种独立于现实社会之外的特殊社会形态,而是每一种良性发展的社会都力求达到的一种理想的整体社会状态。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并不是要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或“建设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等目标之外,再去构造一种不同的社会形态,也不仅仅是为了解决当下社会现实中的某些突出问题而采取的一种权宜之计;而是我们沿着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既定方向前进,在努力实现中华民族振兴大业的过程中,追求和形成一套使国家长治久安、兴旺发达的良性机制。
  构建和谐社会,关键是要我们的社会整体上达到“民主法制、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充满活力、安定有序、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良好状态。对照这一要求可以发现,经过近三十年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我们的社会虽然在各方面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但与和谐社会所应具有的内涵相比,显然还存在不小的差距,我们社会生活中还有许多不和谐因素,还存在许多矛盾和问题急待解决。这就告诉我们,建设和谐社会的过程,就是一个正视社会矛盾、解决社会矛盾,并在化解矛盾中不断前进,不断增加社会和谐因素的过程。
  因此,文艺家要为构建和谐社会作出贡献,其创作既不应无视社会问题、更不应抹煞社会矛盾。构建和谐社会,建设和谐文化,当然包括要求文艺家创作出更多更好的营造欢乐祥和氛围、提供消遣娱乐的喜剧性作品,但更需要文艺家以冷峻的眼光和直面人生的勇气,揭示现实中存在的影响社会和谐的诸多矛盾和问题。这不仅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所必须要做的工作,也是文艺发挥其社会作用的重要方面。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在把工作重点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以后,逐步实现了由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的转变。中国由此焕发了前所未有的活力,国民经济持续多年高速增长,国家综合国力和人民生活水准都得到很大的提高,全体国民都从改革发展中不同程度地享受到了物质生活充裕带来的实惠。可是,近几年的经济社会发展格局表明,普惠式的改革发展时代已经挥手远去,利益分割的时代已经愈来愈清晰地扑面而来。市场经济体制虽然激发了各个社会阶层和各种经济成分的活力,并促进了社会财富的较快增长,但迅速增长的财富却没有全面兼顾利益多元化的社会整体即社会不同阶层,国家在改革发展中产生的深层次问题和矛盾正日益尖锐、显突地暴露出来。
正是如此,我们建设和谐社会,就要正视和化解当前社会存在的各种问题,并客观对待改革发展进程中出现的各种社会矛盾及冲突。简略说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存在的突出矛盾和问题主要有以下八个方面:
  其一,贫富差距不断扩大。国际上有一个衡量贫富差距的指标,叫“基尼系数”,最小是0,表示所有人的收入都一样;最大是1,表示所有的财富都集中到少数人手中。我国上世纪80年代初的基尼系数是0.17,而到了90年代后期,已经达到0.43以上,现在当然还要高,可说已经达到甚至超过了国际公认的警戒线。
  其二,城乡之间发展失衡。众所周知,我国城市的发展与繁荣,在某种程度上是以牺牲农村和农业的发展及农民利益为代价的。尖锐的“三农”问题没有解决,乡村流动人口与城市固定户籍人口之间的利益冲突已推到前台。这不仅表现在农民工根本无法享受与城市劳动者同等的社会保障权益,而且表现在他们有时连合法的劳动报酬都难以得到保证,更不用说农民工在城市的生存条件及其受到的多种歧视了。
  其三,地区之间发展差距持续拉大。我国沿海地区和经济发达地区与中西部欠发达地区的发展落差十分明显,尽管国家实施了西部开发和中部崛起的战略,但中西部欠发达地区的落后境遇并没有改变。这种状况既不利于区域经济的发展,更不利于整个国家经济社会的协调发展。
  其四,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发展跛足。在物质财富快速增长,商品市场高度兴旺的情势下,我们却忽略了加强与市场经济时代相适应的伦理道德建设,致使公民的道德水准下降,社会不正之风蔓延滋长,企业所应担当的社会责任严重缺失。
  其五,效率与公平的失衡。我国发展市场经济的原则是效率优先,兼顾公平,可是在现实中效率优先却存在着向效率至上乃至惟利是图转化的倾向,社会公平和正义没有得到很好维护,更没有随着经济发展而成为民众的核心价值观。
  其六,政治和法制发展滞后。在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政府对经济及社会事务的管理能力提升不够,有时不是越位就是缺位,党政分开和政企分开在不少地方藕未断丝更连。法制建设虽然取得明显进步,但不论是立法还是执法水平都依然落后于时代要求。
  其七,人际关系不够和谐。尽管斗争哲学早已被时代所抛弃,但由于对市场机制与竞争机制利用的过度化,导致在不少情况下人与人之间只讲竞争,少讲合作;只讲防范,少讲互助,良好的人际关系远没有普遍形成。
  其八,人与自然关系失调。这些年来的经济快速发展,往往是以牺牲环境、消耗资源的传统经济增长方式取得的,它不仅不利于长期可持续发展,而且连我们的生存环境都出现了严重危机。这表明中国的城市化、工业化、现代化发展道路,迫切需要探求新的发展模式和路径。
  凡此种种,都是我们在构建和谐社会中无法回避的矛盾和问题。可是,我们今天的文艺恰恰在这一点上,即反映社会矛盾,担当社会责任方面,暴露了自己的严重不足。我们今天的文艺,更多的以生活化、通俗化、非政治化和个人化的方式,反映广大民众的世俗生活及欲望要求。它在很大程度上更加关心大众趣味和市场效益,而不是反映社会矛盾和担当社会责任:
  它向人们提供娱乐和快感,许多情况下伴随着对社会矛盾和人类正义的消解。它在张扬人们物质意识、财富意识的同时,淡化了人们的理想追求和精神提升。它在提倡生活多元化和个人生活自由的同时,解构了公认的伦理道德观念和善恶是非判断。它在上演一出出由俊男靓女扮演的爱情悲喜剧时,模糊了人们对爱情、婚姻和家庭关系的正确认识。它在将现实和历史中的一切作为调侃、戏说的对象时,从根本上打破了人们对崇高事物的敬畏感,也否认了人们追求真善美和摒弃假丑恶的意义。它在着力展示豪华奢侈生活场景和时尚潮流魅力的同时,制造了当代中国绝大多数人已经迈入繁华盛世的假象,掩盖了社会分配不公、贫富差距悬殊等严峻现实。
  总之,我们今天的文艺更多的是在向人们描绘一幅歌舞升平的盛世图景,编织一出温馨甜美的轻型喜剧。它以刺激和满足人们种种合理或不合理的欲望和快感为能事,并在这种刺激和满足中获得丰厚的商业利益,而不问这种刺激和满足在多大程度上有益于世道人心。当构建和谐社会的理念深入到文艺领域时,我们要防止文艺创作中出现过分粉饰生活的“无冲突的和谐论”,而要以马克思主义辩证唯物论的对立统一原理为指导,构筑“冲突-和谐互动论”。
  由于建设和谐社会的过程,就是不断发现问题、有效化解矛盾、促进社会进步的过程,因而文艺要在构建和谐社会中发挥作用,就必须保持一种清醒的反思态度和严肃的批判精神。所谓“冲突-和谐互动论”,就是要求文艺家正确把握构建和谐社会的理论和问题,勇于面对现实生活中存在的各种矛盾与不和谐因素,通过反映深层次的矛盾冲突揭示社会生活的本质,帮助人们正确认识现实和改造现实,推动社会朝着更加协调、更加和谐的方向演进。
  不论是人类认识的提高还是社会经济的发展,都需要有一个反思和批判的维度。只有对现实、对已有的认识不断进行反思和批判,人类社会才能获得持续进步的动力,才能根据变化的情势不断调整自己的前进步伐和发展目标。如果缺少这样一个反思和批判的维度,人类的认识就会停滞不前乃至固步自封,社会生活中出现的矛盾和问题就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以至人们对社会病态熟视无睹,使社会病态常态化。
  正是如此,在当前文艺越来越注重商业利益,以世俗化消解反思锋芒、以娱乐性代替批判精神的情势下,我们呼唤文艺家坚守人类的精神家园,担当文艺所应承担的社会责任,创作出真正无愧于时代的具有重大认识意义和审美价值的艺术作品。这样,我们的文艺创作才能问心无愧地说;我们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作出了自己应有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