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天地 > 短篇/微型小说

我们都曾爱错过

时间:2011-08-30 22:13:56  作者: 阡懿陌然  点击率:

阡懿陌然 

    不管你爱与不爱,都是历史的尘埃。——题记  

1   

    那是这个冬季最寒冷的一天,林薇如准备将终年不变的长发剪成干净利落的短发。

    她推开理发店的门,双手来回搓着,间隔几秒就对着里面哈气。老板娘满脸堆笑的迎了过来,小姑娘,做头发吗?她摇摇头,将绑住头发的那根粉红色头绳取下,我要剪头发!整个过程她的表情都很淡然,仿佛那些头发不是自己这些年辛辛苦苦蓄下的!就连理发师都扼腕叹息,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剪掉实在可惜!  

    晚上回家的时候,许文然已经将晚餐做好。林薇如看了看餐桌上的菜色丢出一句,我不饿。累了,回房了。许文然抬起头准备和她说话,发现了她的变化。她将头向右偏了偏,右手抓了抓脑后的头发。整个画面看起来慵懒而又性感。好看吗?她问。他呵呵笑,你喜欢就好。林薇如径直走回房间,从衣橱里面拿出那件全新红色吊带裙将它套在身上。她仔细欣赏镜子中的自己,感觉到很满意。  

    她走到客厅,发现许文然已经回房了。她走到他的房间门口,蹑手蹑脚小心翼翼地将门打开,然后走到他的身后,伸出藕般的细臂环绕他的脖子。林薇如感觉到许文然的身体有一瞬间僵住了,他起身,很自然地从她的手中逃脱。别这样,我说过很多次了。许文然颇为无奈地说道。林薇如的脸立刻沉下来,近乎于青黑色。是,你是说过,这是你第10次拒绝我!  

    最记忆犹新的是第一次,那天是情人节,林薇如买了很多玫瑰,将它们都撕成一片一片的花瓣状,然后用它们装饰房间,床上放了很多,地板上也有很多,装饰的玻璃杯中也有,最后还在马桶中丢了几瓣。她将整个房子都布置的浓情蜜意,还在许文然下班前做了西餐,换上他最喜欢看她穿的那套衣服。  

    那天晚上,一切都发生的顺其自然,吃饭,洗澡,等到要就寝时,许文然却对林薇如说,虽然我有点喝醉了,但我不会做出伤害你的事情的!你今天的所作所为我都看在眼里,我也清楚地了解了你的意思,但是,不可以!我们,不可以!林薇如顿时感觉晴天霹雳。他的拒绝是这样的明了,毫不拖泥带水。而林薇如的心,也那样的刺痛着,好像被无数把锋利尖锐的刀子反复刺着,鲜红的血液喷射而出。她泪流满面,而许文然却既然决然地关上了房门。那天晚上,她流了许多泪,仿佛比她一生流的都多。她的心仍然痛着,那种痛叫被伤害,被拒绝。  

    而后来呢?她仍然固执地一次又一次的努力,她想,总会有一天他能体会到自己的真心,然后如我这般爱他一样爱我。她总是逃避现实,哄骗安慰自己。尽管被拒绝的遍体鳞伤,仍然奋不顾身的向前。那个姿态太美了,那是追求爱的姿态!翌日,林薇如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就是不肯爬起来,许文然敲了很长时间她才同意他进来。怎么了?他关切的问。她不语。许文然伸出手放在她的额头上,滚烫。你怎么发烧了?许文然立刻变得很焦急。她仍旧不语。他从抽屉里翻找出体温计和退烧药,还到饮水机前分别接出一杯温水和一杯热水。39度,用温水吃药,然后再多喝点热水。他说。  

    林薇如很不听话将药和水推开。满杯的水差点溢出来。你不可以这么不听话!他训斥道!身体是我的,我爱怎样就怎样!她反驳!他的目光和语气又变回柔和,听话,吃药吧!她也有些许感动,却仍旧不依不饶,你吻我!你吻我,我就吃!万般无奈下,许文然在她滚烫的嘴唇上蜻蜓点水式的碰触了一下。林薇如的眼泪瞬间落了下来。这是她交换来的吻,对于她来说,弥足珍贵。她接过他手中的药丸,悉数吞下。

    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她说了一句很决绝的话,我要走了,我们,分开吧。许文然苦笑,别闹了,你好好休息吧!他将房门反手关上,林薇如将头埋到被子里。这一次,她哭的撕心裂肺,肝肠寸断。  

    不知道是自身恢复能力强,还是药效快的原因,第二天她就退烧了,她拖着红色的水玉点点行李箱站在门口。许文然并没有想到她真的要离开。你这是……?和你在一起我很累,可能你并不感觉,但是,这不是我想要的爱!你知道吗?为了你我失去了很多,快乐,幸福,自由,还有我的一头长发。你不是不知道我为什么要那么做,你最喜欢短发的女孩不是吗?你最爱的云舒不就是短发吗?我努力将自己改变成你爱的样子,你却视而不见!许文然,如果这样都不行,我都不知道该怎样了……还有,这几年来你花在我身上的钱我已经在前天全部打入你的信用卡了!语毕,林薇如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她的背影在许文然的视线中变得越来越小,距离也越来越远。  

    林薇如离开后,许文然变的心神不宁,并且很忧伤。他回忆起他们初次见面的场景。那是雨天,许文然正准备炒菜的时候发现酱油只剩下一滴了,于是拿起雨伞准备出门去买。走到一半他发现一个女孩蹲在地上,身上的白衬衫已经被冰凉的雨水无情地淋湿。女孩的头深深地埋在臂弯。他走进她,询问她怎么了?为什么不回家?女孩抬起头,吹弹可破的肌肤,明眸贝齿,小巧玲珑的鼻子。我没有家了。她说。许文然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披在女孩的身上,然后将女孩扶起来,却发现她走路一瘸一拐。在许文然同情的目光下女孩解释说,我不是残疾,只是腿麻了。  许文然蹲下,示意女孩上来。就这样,女孩撑着棕色的雨伞,在行色匆匆的人群中形成一道特殊的风景线。

  回到家后,许文然从抽屉里面抽出一条全新的浴巾,将它轻轻附在女孩的头上,又从衣橱里面拿出一件卫衣对她说,换上吧,缓和点!等到女孩从卧室出来,许文然已经熬好了一杯姜糖水。女孩喝完之后便重新走回卧室开始盖起被子睡觉。这个女孩,就是林薇如。  

    记忆中唯一令许文然记忆犹新的片段,就是林薇如抬起泛白的面孔的那一瞬间。她的美貌令他惊艳。熟络之后,林薇如总是会缠着他问对她的第一印象是怎样的。许文然是一个极其成熟内敛的人,尤其是在感情的方面,他知道自己不能与林薇如发生爱情,所以每当林薇如这么问的时候他总是闪烁其词。  

    有一次,林薇如喝醉了,还是问他这个问题,他的声音是那么低沉,他一字一顿的说的很清楚。这是唯一一次他正面回答问题,可是可惜的是,还没等他说完她就倒在沙发睡着了。日后林薇如问他当日说的是什么,他就是不再说第二遍。  

    门铃突兀地响起,思绪被打断。许文然打开门,面前的人竟然是云舒。他没有表现出多么的惊喜,双眸投射出的目光仍然平静的仿佛一池静水。波澜不惊是他多年的摸爬滚打练就的本领。你怎么来了?怎么?你不想我?云舒走近他,抬起头,脸逼的很近,她嘟起性感的双唇想要吻他。许文然的脑海中迅速闪过林薇如的模样,他适时推开她。别这样。云舒怔住了,她没有想到许文然会拒绝自己。从当年许文然追她,到她离开这座城市,她一直处于胜利者的位置,她没有想到如今他会占上风,倒是显得自己有些过于热情。

  云舒抱住他。许文然嗅到她的身上还是ChanelN°5的味道,这个香味终年不变。许文然第一次闻到这个味道在云舒身上出现的时候对云舒说,你的年龄太小了,压不住它的气场。云舒撅起嘴,你懂什么呀,这是成熟!那时的云舒刚满18岁,整个人散发出的气息只能用青春两个字来形容,可是她却喜欢就爱那个自己打扮的很成熟。尽管许文然的心思缜密,但是对于女人,他总是揣摩不透。原因很简单,只有男人能改变一个人的品味。那个时候的云舒也许很爱许文然。云舒很羡慕他的生活,稳定,奢华,幸福,是她憧憬的模样。而彼时的许文然已经29岁了。审美自然会与18岁时的大相径庭。所以,云舒所做的一切都是将自己改变成他喜欢以及欣赏的模样。

  许文然轻轻推开她。你回来做什么?你不是去追求浪漫了吗?如若换做另一个人说这两句话,也许会掺杂些许吃醋的语气。可是当云舒试图想在他的表情上观察出些许端倪时,才发现自己做的这些都是徒劳。她坐到沙发上,点起一支绿more,幽幽地说道,我能想到的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许文然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加快。时隔两年,他仍然无法完全拒绝这个自己曾经深爱的女子。但是,为什么每当他想和她继续下去的时候,他的心就会在胸腔内大喊,那林薇如怎么办呢?

  此刻的许文然有些纠结,他一直在逃避,不曾直面林薇如以及林薇如丢给他的爱情。当现在需要抉择的时候,他发现,原来林薇如已经在自己的内心深处扎根,而且迅速生长出枝蔓。那天晚上,他与云舒分房睡。他将大一些的主卧让给云舒,自己住在林薇如曾经住的房间里面。他失眠了,尽管是躺在柔软的席梦思上。他辗转反侧,总是感觉耳边有哗啦哗啦的声音。最后,他发现枕头里面好像有东西。他将枕套取下,里面居然有一个信封。他刚看了一句就丢下信纸抓起桌上的车钥匙手机和钱包夺门而去。

  云舒被吵醒,走进林薇如的房间发现了床上的那封信…… 凌晨的马路上只有零星几辆车与许文然的车擦身而过,他一路上都在默默祈祷林薇如一定不会有事的!他赶到她家时,用她曾经给他的那把钥匙开门。他还记得林薇如将这把钥匙加到他众多的钥匙大军中时给出的理由是,有时间去帮我打扫房子。可是没想到,今天来的理由并非是为了那个!

  林薇如倒在地上,左手布满鲜血,而右手则握着一把水果刀。许文然走向林薇如,差点没摔倒。他将林薇如放到副驾驶,飞快地行驶到医院。医生告诉她,幸好病人晕血,伤口差一点就割到动脉了。许文然整晚都陪在林薇如的床前,直到她醒来。林薇如睁开双眼,眯成一条缝。你看到了,对吗?  许文然点点头,他说,我看到第一句就冲出来了!还没来得及看后面……说到这,许文然的心一震,当他读完那句,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离开了人世之后,自己就冲了出来,而他记得关门的一瞬间她看到了云舒的脸……

   林薇如微微动了动手指,我猜想,你一定会看到!其实,林薇如真正的目的就是想赌一赌。她记得许文然曾告诉她,以前他家养了一只大型犬,因为房子很大,所以狗狗自己也有一间独立的房间,当那只狗去世之后,许文然就经常会去那间房,虽然里面并没有狗。这是他的想念。因为想念,会将自己置于曾经它长居的地方。因此,林薇如用自己的生命做了一次赌注,她赌他会想自己,所以将信放在枕套里面,他越早看到她生还的可能性就越大,而越早看到就说明他很快就是想她,想去她的房间呼吸她的呼吸,想去她的床感受她的温度。这是林薇如的孤注一掷,拼死一搏。  这是下策,可是除此之外,她别无他法。

  她的疯狂并没有令许文然感到厌恶和不耻,相反,当林薇如问他是否爱自己的时候,他第一次给出了正面答案,虽然只有一个字,她却听得一清二楚,他掷地有声地说,爱!当他得知林薇如可能不行的时候他才发现原来自己已经深爱这个女孩了!

  许文然用一个星期的时间照顾林薇如,一个星期后,他终于无法忍受云舒的连环夺命CALL的轰击回到家中。刚进门,还没等喘气呢,云舒就举起信纸质问他这是怎么一回事?许文然不耐烦地说,你认为呢?因为他现在很担心林薇如,她刚出院,他不放心她自己一个人在家。你为什么会有女朋友?云舒显然已经愤怒了!许文然感到哭笑不得,我为什么不能有?这是他第一次反驳她。  云舒疯狂地将信撕碎,许文然你怎么能背叛我?你不说等我吗?你怎么能脚踩两只船?云舒开始砸东西,稀里哗啦。

  最后,她抓起包准备离开,打开门的一瞬间,许文然的表情变了。此时,林薇如正站在门口。  

2

   云舒一个人走在喧闹的大街上。整个城市灯火通明,霓虹灯像彩虹一样绚烂。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笑容。

  她在一家精品店的橱窗前停住脚步。镜子中的自己比起两年前沧桑了许多。是谁说女孩过了25岁才开始长出第一根皱纹的?谁说女孩25岁之后才开始衰老的?那是因为她们的生活幸福开心富足,如果每一个都生活的如履薄冰,都被伤害的遍体鳞伤,估计去皱霜和眼霜的销量能上升好几倍!两年前的自己和大多数女孩,与三五好友厮混,逛街,护肤,拍照。每天过的不是非常充实但是却极其快乐!不必为生存烦恼,不必为金钱所困。两年后的自己呢?与过去背道而驰。每当自己沦陷在痛苦不能自拔时,她都会努力唱出那句,我走在每天必须面对的分岔路,我怀念过去单纯美好的小幸福。

  她的手机在口袋里嗡嗡地震动,屏幕上显示着顾项宇三个字。她挂断电话后伸手截了一辆出租车。到达目的地后她又在便利店内买了几罐啤酒。

  顾项宇笑打开门后笑脸相迎,对于之前许文然的面无表情,可见谁对云舒的爱更真。喏。云舒将袋子放到餐桌上。谢谢。顾项宇走到厨房拿杯子。你爱我吗?云舒突然很大声的问。顾项宇的手一抖,杯子差点掉到地上。他知道云舒去找过了许文然,她也知道云舒爱他。他更知道云舒一直将自己放在备胎的位置。可是他从来不说,他一直在云舒的身后默默保护她,为她遮风挡雨,像一个避风港。安全,可靠。可是,他不知道他所给的这些云舒是否需要。虽说,找一个你爱的人不如找一个爱你的人,但并非每个人都如此。

  顾项宇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缓慢地将酒倒入杯中。啪。云舒的泪就这样生生砸下来。须臾间,顾项宇好像听到了泪落得声音。他心疼的抱住云舒,云舒,我爱你,我爱你!他越是安慰云舒哭的越厉害。他就这样一直抱着她,这一刻仿佛已经定格。

  与此同时,林薇如也在许文然的怀里,只是,此刻的她并没有泣不成声。而是微笑着听许文然讲述他与云舒之间的故事!许文然的声音极其富有磁性,深深地吸引着林薇如。他说,那年,云舒17岁,我已经28了。她是我的新邻居。她搬来的那天,我从猫眼中看了看,她很独立,力气也很大,一个人提着很多行李箱和瓦楞纸箱。当她第8次上楼的时候我终于按捺不住问她需不需要帮助,她头也不抬地说不要。我决定直接动手搬,她却很用力地打我的手,她说,你有什么资格碰!她是一个很有个性的女孩,或许那些箱子里面有专属于她的东西吧,所以我也就没再强人所难,而是转身回家了!晚餐的时候她来我家蹭饭说搬家太累了,不想做了!临走时,她还甩给我一张100钞票,她说,我不想欠人家人情。就是因为她的个性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薇如,你知道吗?当时我并不知道她才17岁,因为她着性感的装束,画着夸张的妆容,并且抽烟喝酒,黑白颠倒。有的时候我都很好奇她的家人在哪里。后来我得知她的父母很早就去世了,她被一个很有钱的男人收养,而那个男人每天都忙着赚钱,一个月都见不上一面。她当时所住的房子都是她养父给她买的!后来,她经常来我家蹭饭,并且每次临走的时候都会丢给我一个被折成心形的钞票。我当时还是单身,过节的时候我也会买一些啤酒和零食邀请她来。渐渐地,我发现自己爱上她了。我头脑发热,开始追求她。可她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对我的爱置之不理,最后我也累了,攻势也不那么强了。直到有一天,她到我家对我说她要走了,她说她养父要去C市做生意,要带她一起走。就这样,我和她彻底失去了联系。后来呢?林薇如追问道。后来?许文然喝了几口水说。后来就遇见你了呀!林薇如的右手抚摸着自己受伤的左手,思索片刻后说,许文然,作为交换,我也给你讲一讲我的故事好不好?

  许文然走进浴室,将水开到最大,滚烫的水像浪花拥抱沙滩一样拥抱着他,皮肤开始泛红。直到他洗完走出浴室回到房间,他的耳边仍然萦绕着林薇如的声音,她的故事,好像一个梦境,但是,是噩梦。 

    林薇如1岁的时候父母就离婚了。父亲去了国外,每个月会寄来可观的生活费,母亲一个人带着她生活,供她读书。林薇如16岁那年,她的遇到了她的真命天子,两个人准备结婚,而对方只有一个要求就是林薇如不能和她们一起生活,作为补偿,他也可以每个月给林薇如生活费。母亲自然是舍不得自己的女儿,不知道怎样和她说。而碰巧在门外的林薇如无意间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在那个男人离开之后,林薇如走到房间里对母亲说,妈妈,我想出去住,早点独立,对于以后的生活有好处!母亲看到薇如的善解人意甚是感动。在3天之内帮她联系到了地段最好的房子,林薇如离开那天她给父亲打了电话,接电话的是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很友善,告诉林薇如她是她父亲的妻子,原来当初父亲离开是移民,带着自己另外一个妻子。那天晚上,是林薇如第一次喝醉,她一边流泪一遍将啤酒悉数饮尽,最后,趴在水池上疯狂地呕吐,胃开始翻江倒海的疼痛。她终于体会到真正的孤独和悲伤,那就是自己并没有做错任何却被伤的千疮百孔,置于喧嚣中却仍然能清晰地感受到孤独。接踵而来的就是闺蜜的自杀。据说那个女孩站在楼顶大声地喊叫,我终于解脱了!而后纵身而跃。在她最悲伤地时候,她的初恋男友打来电话和她说分手。她才知道原来外面纷纷扬扬的传言都是真的,原来自己曾经爱的人是真的在脚踩两只船。最后,她崩溃了,一个人走到街上淋雨,而她就是在那天遇见了许文然!

  林薇如来到许文然的房间。许文然从床上爬来问她怎么了?她微笑着问,今晚,可以发生点什么吗?  许文然点点头,两个人一起倒在床上。

  顾项宇睡眼惺忪的从房间走出来。桌上放着一杯牛奶,一个煎蛋,两片火腿和两片烤面包。还有一张字条,云舒留下的。热一热再吃!顾项宇心满意足的吃完早餐,然后给云舒打电话,可是云舒却关机了。

3   

    这是林薇如和许文然在一起的第二个月,也是云舒杳无音讯的第二个月。

  这一天,林薇如和平常一样早早地起来为许文然做早餐,然后帮他穿衣服,给他打领带。为了配合不同衬衫的领子,林薇如还特地到网上搜索了关于领结的系法。许文然和她吻别的时候,林薇如的眼皮突然跳了一下,心跳也漏了一拍。

  文然。她叫到。怎么了?许文然一直在微笑。没事,早点回来!林薇如关上门开始收拾房间,手机响了,陌生号码。接起来发现是云舒,云舒约她下午2点在她家楼下的KFC见面。

  挂断电话后,云舒对身旁的顾项宇说,项宇,在我离开的2个月里我走了很多城市,可是无论我到哪里我都会想起我们在C市的岁月,那个的时候你会给我做早餐,会给我买我爱吃的零食,会送我性感漂亮的裙子。我几乎每时每刻都会想起你的好,几乎没有想过许文然,直到我乘飞机回来的那天,我才意识到原来我对你才是爱!对于许文然我只是不甘心,不甘心没得到而已!但那不是爱!我听说林薇如已经和许文然在一起,我希望他们幸福,今天,我想约她见面,和她说清楚。顾项宇点点头,好,你去吧。

  两个人都按约定好的时间到达。云舒开门见山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而林薇如在得知她的心境后建议两个人以后以朋友的名义相处。期间,林薇如还接到许文然的电话,一会儿要回家取一份资料。

  两个人一起走出了KFC,过马路时突然有一辆车飞快地冲过来,林薇如想都没想用力推开了云舒。救护车很快到达,云舒在车里双手颤抖着拨通了许文然的电话。许文然赶到的时候恰巧医生从抢救室出来。医生问,谁是病人家属许文然?

  许文然走了进去,他看到林薇如浑身是血,惨不忍睹。林薇如的声音很微弱,她说,文然,我一直有一个问题,就是想知道你对我的第一印象是什么?你现在能不能告诉我?我快不行了!许文然不停地点头,然后说,我当时只想到了一句歌词,你闪耀一下子,我晕眩一辈子!

  林薇如努力牵动嘴角微笑,眼泪混合着泪水一起滚落。她说,我只是遗憾,不能和你一起到老,更遗憾不能生下这个孩子。话音落下的瞬间许文然听到仪器响起的声音。在他错愕的目光下,林薇如离开了!后来,医生告诉他,林薇如已经有两个月的身孕了!

  许文然不知道自己那天是怎样离开医院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家的。总之,那之后,许文然就向公司递交了辞呈。他每天都躺在床上,泪流满面。身为男人,他极其坚强,从不落泪,可是这一次,他为他最心爱的女孩哭。

  半个月后,他从床上爬起来打开电脑随机听歌。有一句歌词让他感触颇深,你都如何回忆我,带著笑或是很沉默。这句话就像是林薇如在问他。

  窗外突然下起大雨,他跑了出去,同样冰凉的雨水同样将他淋湿,不一样的是他没有为任何人撑伞,也没有任何人为他撑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