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天地 > 散文

醉人的三亚沙滩大海

时间:2011-12-12 17:33:34  作者: 周顺波  点击率:

醉人的三亚沙滩大海

周顺波

  当我们乘坐的航班从广州白云机场抵达三亚凤凰国际机场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一出机场,就感受到了那潮湿温暖的海风,让人立即觉得很舒适。在灯火的映照下,近处,高大的椰子树静静地伫立着。远处,大海也披上了夜的衣裳,恬静而优美。这就是我梦寐的热带风情,这就是我日思夜想的三亚。

  以前我曾从电视上报刊上对三亚风情有过粗浅的了解。可当我真正来到她身边时,尤其是在这夜色中,似乎真的有些恍惚的感觉。三面被大海怀抱呈半月型的亚龙湾,犹如一弯静静躺在沙滩上的新月,那一望无际的透蓝,似乎可以把人都映个通透。海面上不时卷起层层雪浪,和蓝天中的朵朵流云交相辉映,看着这海,望着那天,我的感觉海就是天,天就是海。远远地遥望了一下晶莹如镜的海面,感受了一下白沙融融,椰树成林的热带风光。

  如果三亚的海让你绝对感受到凉爽,那阳光下的海滩确实灼热。漫步在沙滩上,细软的沙子让你又爱又恨,爱它那抹银亮,可那份热烫,不得不把你推进大海的怀抱,可惜不会游泳的我,只好站在海边浅水处让海浪打湿我的双脚,远处的浪头一尺多高翻腾着白色的泡沫,向岸边扑来,淘气的浪花蹦得很高,第一排浪刚刚退去,第二排浪又紧接着翻滚而来,海水淹过我的脚,脚下的细沙也随着向前倾去,脚痒痒的直往下陷,身体也似乎向前倾去。大片的浪花飞溅起来,溅湿了衣服,飞溅进嘴里,咸咸的。浪花扑来时,心里不免有点害怕,就往后退,引得周围同伴们的一阵大笑。我看见浪花过后沙滩上留下许多五颜六色的贝壳,我拎着一个小塑料袋,沿着沙滩捡贝壳。半个小时左右就捡满满一小塑料袋,收获真不小。这些贝壳有圆形的、扇形的、线形的……有的象宝石一样光滑透明,有的象碧玉一样洁白无暇。在大海边在沙滩上尽情地疯狂,除了享受海水的刺激浪漫外,还能享受海边格外灿烂的阳光和捡贝壳的乐趣。

  比起亚龙湾的柔美,玉带滩则更带有男人的大气和广博,海水更加湛蓝,层层海浪从远处翻滚而来,不时开出朵朵白色的浪花,犹如给心爱的姑娘披上白色的纱裙。如果亚龙湾吸引我的是那抹透蓝,那么玉带滩的雪浪更让我神往。海中的那一簇石头据说像一顶官帽,引得游人争相拍照留念,我也凑了个热闹,过了把官瘾,当了“官”,当然要享受领导人的待遇,去了博鳌会址,在亚洲小姐那块石头下留了个影,还享受了一下富人的娱乐——高尔夫,虚荣心一下子膨胀了好多。

  景区里有黎家导游帮我们讲解当地的风俗文化,第一次知道在三亚称呼女孩子不能叫小姐,要称呼为阿妹,而小伙子就称呼为阿哥。 韩剧中的济州岛曾一度让我神往,那么三亚的蜈支洲岛便是我最向往的地方。我乘船踏上蜈支洲岛,银色的沙滩不如亚龙湾的细软,不时踩到硬硬的东西,原来是珊瑚和小贝壳,灼热的阳光已经不容我再去捡这些贝壳,跑回阴凉处,细细看这“东方的马尔代夫”。海水依然是那抹透蓝,烟波浩淼,海天一色。微风拂过,明丽的海水不时涌动层层浪花。与亚龙湾不同的是,这是似乎更加热闹。满眼是海中冲浪的人群,有的静静泡在海里;有的浮在救生圈上漂流;有的则伸开四肢,一个大字型躺在海滩上……海浪似乎觉得这样还不够热闹,不时调皮地送上一个大浪,一片惊叫,一个翻身,一身沙子,欢声惊叫此起彼伏。

  最浪漫的地方要数天涯海角了。我们在婆娑的椰林中穿梭,在林立的奇石中翻越,游客至此,似乎到了天地之尽头。古时候交通闭塞,“鸟飞尚需半年程”的琼岛,人烟稀少,荒芜凄凉,是封建王朝流放"逆臣"之地。来到这里的人,来去无路,望海兴叹,故谓之“天涯海角”。宋朝名臣胡铨哀叹“区区万里天涯路,野草若烟正断魂”。唐代宰相要德裕用“一去一万里,千之千不还”的诗句,倾吐了他的际遇。这里记载着历史上贬官逆臣的悲剧人生,经历代文人墨客的题咏描绘,成为我国富有神奇色彩的著名游览胜地。这里碧水蓝天一色,烟波浩翰,帆影点点,椰林婆娑,奇石林立。海湾沙滩上大小百块石耸立,“天涯”、“海角”和“南天一柱”巨石突兀其间,昂首天外,峥嵘壮观。巨石上刻有:“天涯”、“海角”、“南天一柱”、“海南南天”等,我想,“天涯海角”并非地理位置上的尽头,而是意境意义上的天涯海角。史载,“天涯”两字为清雍正年间崖州知州程哲所题,铭刻在一块高约10米的巨石上。(岩石下方有郭沫若咏“天涯海角”的三首诗题刻)“海角”两字刻在“天涯”右侧一块尖石的顶中端,据说是清末文人题写。这两块巨石通称“天涯海角”。离“天涯”摩刻左侧几百米,有一尊高大独立的圆锥形巨石,这就是“南天一柱”奇景。它擎天拔地,有独立南天之势。这里巨石雄峙海滨,使整个景区如诗如画,美不胜收。“天涯”和“海角”这两块大石头还有一个迷人的故事,传说一对热恋的男女分别来自两个有世仇的家族,他们的爱情遭到各自族人的反对,于是被迫逃到此地双双跳进大海,化成两块巨石,永远相对。后人为纪念他们的坚贞爱情,刻下“天涯”“海角”的字样,后来男女恋爱常以“天涯海角永远相随”来表明自己的心迹。“南天一柱”据说是清代宣统年间崖州知州范云梯所书。“南天一柱”来历更是奇妙。相传很久以前,陵水黎族有两位仙女知道此地后偷偷下凡,立身于南海中,为当地渔家指航打渔。王母娘娘恼怒,派雷公电母抓她们回去,二人坚决不肯,化为双峰石,被劈为两截,一截掉在黎安附近的海中,一截飞到天涯之旁,成为今天的“南天一柱”。  

  为什么古人把这里定为天涯海角呢?长期以来,一直是难解的历史之谜。近年经过多方考察,这一历史之谜已经揭开。清代康熙盛世时期,曾进行了第一次全国性版图《皇舆全览图》的测绘活动,位于海南岛南端的天涯海角景区所在地,成为这次测绘中国陆地版图南极点的标志。负责主持测绘的钦差官员在此处巨石上刻碑镌书“海判南天”四个大字, “ 以为标志,并须永久保存 ” 。由此“海判南天”成为天涯海角游览区内最早的石刻。  

  清代雍正年间,崖州(今天的三亚)知府程哲在此镌刻了“天涯”二字。1938年,琼崖守备司令王毅在另一块巨石上题刻"海角"二字,从此以后,这里就成为三亚乃至天下最闻名的风景了。“三亚归来不看海,除却亚龙不是湾”。不知是哪位说的这两句话真叫绝,把三亚大海和亚龙湾的美景概括得十分贴切。 两天的时间过的真的是太快了,回到乌蒙山老家的我,还不时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心里老是想着椰子树,沙滩,海浪。